郑州家政市场现陪床保姆 性服务写进服务内容

  “想不到在咱们郑州也有‘陪床保姆’了。”近日,记者在街头走访中发现,部分家政公司暗地里做起了“陪床保姆”的生意。“陪床保姆”除了做日常的家务外,和男雇主发生性关系也是服务的内容。记者通过采访调查后,发现“陪床保姆”生意不但存在,而且还很红火。

  “‘陪床保姆’已经登陆郑州。”知情人小李说,为了调查清楚,他花了半个多月的时间,发现在郑州市的建设路、伏牛路和大石桥等都有这样的家政公司。

  在小李向记者介绍情况的时候,他的电话非常繁忙———他给父亲找的“陪床保姆”的事情也有了结果,一些家政公司告诉他已经约好了对象要求见面。“身材咋样?肯定想要长相、身材都好点儿的。”小李欲言又止,对方却在电话中迫不及待地要求见面。

  挂了电话,小李说,他见过的这些“陪床保姆”一般来自农村,也有城市下岗人员。年龄大概在30岁到40多岁,工资600元到2000元不等。

  前天上午,记者和小李见面后,他的手机仍然响个不停。“这不,百姓家政公司已经约好了对象,要求见面呢。”

  随后,记者以小李表兄的身份,和他一起来到位于建设西路的百姓家政公司。在一间简陋的房间内,家政服务部的负责人毫不避讳地指着一名40多岁的中年妇女说,她就是“陪床保姆”。

  负责人爽快地说:“对,有些问题必须说清楚,但保证不会有事,有啥疑问说吧。”

  小李说:“我唯一担心的是,如果发生关系后,女方进行诬告或说非礼不就麻烦了?”

  负责人说:“哪会出现这种事情!俺做家政讲的是信誉,这些做保姆的都和我们签订有协议,提供陪床服务是她们自愿,咋会诬告呢?”

  这名负责人建议说,可以先签订协议,把需要的内容(包括性服务)都写进去,将来和家政公司直接结账就行了。如果感觉不合适,可以随时进行调换。

  正在双方谈话时,小李的电话又响了,另一个家政公司也找好了“陪床保姆”,要求前去洽谈。小李以到其他地方对比一下为由离开了这个家政公司。记者注意到,这名做“陪床保姆”的妇女一直没有吭声,但她已经带好了行李。

  “其他地方感觉不合适,可以给你找年轻一点的。”记者和小李离开时,负责人如此叮嘱。

  在金水区的一家家政公司,负责人称:“如需要和男性老人生活在一起,至少也得每月2000元。”

  对方不屑一顾地说:“这你就不懂了,找个老伴再婚多麻烦。双方子女不同意,容易发生矛盾,另外将来老人去世了,分割财产也是个问题啊。所以,现在城里大多数人为了图个方便,就给老人找个特殊保姆,外人看是保姆,实际是老伴。”

  12时许,记者赶到位于大石桥附近的东方家政公司,在一间简陋的门面房内,负责人指着一名近50岁的妇女说,她就是做“陪床保姆”的。小李看后,称年龄太大了。

  负责人说,前几天,有个女的才30岁左右,但不凑巧的是,人家已经找到活了。这名负责人见小李不满意,忙说:“我们是经过工商部门登记注册的,客户满意就是我们的宗旨。只要遇到合适的,我们会随时和你联系。”

  据了解,寻找和雇用“陪床保姆”的雇主主要是独居的男性孤寡老人,还有的是子女用这种方式表达对老人的孝心。这些老人生活单调、精神空虚,渴盼有人说说话儿、做个伴儿。“陪床保姆”的出现,正好满足了丧偶老人精神和生理上的需求。

  在郑州西区一大型社区居住的张大爷说,前几年老伴去世后,在郑州做生意的孩子把他从农村老家接到了城里。“房子好,也不愁吃不愁花,可是一个人住在里面,像装进了笼子。”后来,张大爷到家政公司一问,还真找到了“陪床保姆”。张大爷说,他对“陪床保姆”还挺满意,孩子们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  自己经营了一家公司的张先生表示,父亲是某单位退休干部,家里条件不错,他是家里的独子,已经成家。母亲去世后,眼看老父亲日渐衰老和孤寂,他托人先后给父亲介绍了几个“老伴儿”,可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,双方都有顾虑,给自己和父亲都“添了不少麻烦”。后来,听说有“陪床保姆”,他就帮父亲找了一个,“眼下看还不错”。张先生觉得,找个“陪床保姆”,照顾了老人的生活和健康,也顾全了老人和他做子女的颜面,而且也不会有任何财产纠纷。

  对于“陪床保姆”的出现,大部分郑州市民认为,“陪床保姆”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老人晚年生活的孤独和寂寞,但却有着很多弊端和危害。

  市民张先生认为,这种行为败坏了社会风气。“陪床保姆”和老人之间,不是单纯的情感往来,而是一种钱色交易。老人是为了满足生理和心理需求,而“陪床保姆”纯粹是为了挣钱。此外,如果老人比较有钱,而“陪床保姆”贪心的话,容易引发犯罪。

  市民王先生认为,“陪床保姆”影响老人和子女的关系。有些子女可能觉得老人需要找个这样的保姆,但这种“孝顺”要不得。长此以往,子女跟老人的关系就会变得更加陌生疏远。此外,“陪床保姆”不仅涉嫌违法,更容易产生经济纠纷,甚至给家庭带来不安全的隐患。建议一些独身老人应冷静慎重,以免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  河南裕达律师事务所高勇建律师说,“陪床保姆”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就是老人的性伙伴。表面上看,这种现象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有需求就有市场,属于道德层面上的问题。但“陪床保姆”实际上就是一个长期包养的情人,独居老人和“陪床保姆”已经构成了一种“非法同居”关系,有悖公序良俗。“陪床保姆”的出现,既扰乱了家政保姆市场,败坏了家政保姆的形象,又践踏了社会公德,给社会和家庭增添不稳定、不和谐因素。

  前天,工商部门的工作人员称,因为家政公司公开介绍的是“保姆”,工商部门根本无法认定他们超范围经营。而公安部门也认为,这种特殊的非法同居,既难取证,又无相应的法律制裁措施,超出了公安部门的职权范围。

在线咨询

关闭